4BUG.ORG闲情逸致无为心灵 → 无为心灵之爱情故事(不断更新)   

 回复
  标题:无为心灵之爱情故事(不断更新)
   虫子MM离线把婳琤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2-02 10:33 #51
  
  
   头衔:说声珍重
   等级:头目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威望:28
   文章:6950
   虫币:60
   魅力:8569
   注册:2002-12-21
发贴心情
爱和情这两个字,谈不上什么兴不兴趣的,往往就在不经意地一刹那,心随他(她)动。

爱我所爱

风逝尘香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GG离线把散步的老虎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5-14 11:02 #52
  
  
   头衔:我的鼠标呢!
   等级:钨金小虫
   门派:虫族
   威望:24
   文章:6023
   虫币:3537
   魅力:7848
   金币:210
   点券:3580
   注册:2002-06-11
发贴心情
每段恋情都是一个生命。无论如蜉蝣般短命,还是如长寿龟般长寿,它都要经历诞生、成长、成熟、衰退和死亡的生命周期。也许它可以重生?
或者仅仅是即时回放。

看这个爱情故事, 我爱你吗?
我不记得了!

如果爱情真是注定要发生的话,那就一定会发生的,一遍遍的重演。这样的命运是无法清除的。

一只举止优雅会说法语的老虎....


看贴不回的全是猪。。。。。。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小丫头!~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6-13 08:51 #53
  
  
   头衔:苛噯滴偶哦ωˇH.
   等级:贵宾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文章:1790
   虫币:-360
   魅力:2020
   注册:2003-01-31
发贴心情
热恋的正常周期是3也月。

⊙无法言说~``すのぉかきぇ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小丫头!~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6-13 08:52 #54
  
  
   头衔:苛噯滴偶哦ωˇH.
   等级:贵宾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文章:1790
   虫币:-360
   魅力:2020
   注册:2003-01-31
发贴心情
3个月。

⊙无法言说~``すのぉかきぇ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婳琤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6-14 15:39 #55
  
  
   头衔:说声珍重
   等级:头目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威望:28
   文章:6950
   虫币:60
   魅力:8569
   注册:2002-12-21
发贴心情 原来处女只值80元 [推荐]

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: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














  

傍晚,余辉如金,把天空镀成织锦一般,临海的一家肯德基店里,我倚着椅背,欣赏着落地窗外的风景。突然,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温和的声音:“小姐,我们可以聊聊天吗?”我吓了一跳,有点恼的望过去,却触到一对清澈含笑的眼睛。

  

  我打量他,高大的身材配一张耐看的脸,穿着一身质地良好的休闲杉和长裤,给人的感觉熨帖而清爽,我唇角一弯,邪笑:“我的男朋友马上就来了,你还和我聊吗?”“当然和你聊了,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男朋友!”他大方的坐在我的面前。肆无忌惮地盯着我说:“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,没有女孩在等男朋友的心情会这么懒散。”我露出贝齿,甜甜地笑了。这个男孩的精明让我感到陡生,我愉快的和他聊了起来。


  就这样,我认识了安杰,一家电脑公司的工程师。我们第二次见面,他的手上捧着一束马蹄莲,用绿色的素纸包着,映着他深情如酒的微笑。


  第三次在月亮升起时,他约我去海边散步。海风渐凉,他用他的宽大的怀抱温暖我。第四次我们在说笑间,突然,他俯下身,为我细心地系好散开的鞋带。那一刻,我感动的对自己说:我一定要和他恋爱。


  与安杰恋爱一月后,我们做了爱,喘气、激情退去后,我伏在安杰的胸膛,问他:“安杰,我不是处女,你会爱我吗?”他抚着我凌乱的头发,就像在抚摸一只可爱的小狗:“傻瓜,都什么年代了,还问这么老土的问题,我在乎的是两个人是否相爱。”


  我快乐的从床上蹦起来,又扑了上去:“安杰,我真是太、太爱你了。”


  第二天,我提着自己的行李,搬进了安杰的房子。我们开始了同居。


  同居的日子如饱含雨露的鲜花,美丽动人。每天清晨,当阳光滤过白色的窗幔,我穿着居家服,穿着拖鞋,去厨房为安杰准备早餐、煎蛋、烤面包、冲牛奶,然后安杰起床。这个时候,安杰总会用用他没刷牙的嘴乱嚷:“老婆,你真是这世界上最美丽最勤劳的女人了。”


  幸福的就像空气中弥漫的鸡蛋牛奶味,香香的,甜甜的。


  一天杰路过一家时尚小屋,小屋的门前挂着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牌子:还你处身,只要80元。我嘻嘻笑着说:“听说男人都有处女情结,弥补一下你的遗憾。听说这东西,只要做爱前放在里面,就会落红,跟真的一样。”安杰认真的看着我说:“我没有处女情结,你不用补偿。再说,不是处女没什么可耻,拿那假的东西骗人才可恨。”我又一次感动的像小狗一样,把脑袋使劲往安杰怀里钻:“安杰,你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,我一定会好好爱你一辈子。”


  与安杰同居的第60天,他带我去南昌老家拜见了他的父母。在他的父母面前,安杰毫不掩饰与我的亲昵,揽腰、搂肩,使明眼的父母一眼看穿了我们的关系。临走时,安杰母亲塞给我一个小锦盒,打开看,是一枚色泽久远的祖母绿的戒指,不知所措间,安杰的母亲和蔼的安抚我:“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,是传给儿媳妇的。”安杰立在一边,笑眯眯地望着。


  戴上安杰家的的传家戒指,我开始憧憬与安杰的婚礼。西式的教堂,簇眼的鲜花,及一对身穿着婚纱礼服的壁人,踩着音乐,在神父和祝福的亲朋面前庄严起誓:无论贫穷富有,健康疾病,我们不离不弃。安杰则向往去海底举行婚礼,身着潜水服,在海洋里与无数奇奇怪怪的鱼共舞。那种感觉,多妙。。。


  9月,安杰被公司派往武汉工作二个月。我为他收拾行李,我边往他的行李箱里装剃须刀、男士面霜,一边说:“安杰,我不在你身边,你可要好好把握自己,别让妖精勾去了。”安杰搂着我:“宝贝,你是我父母钦点的儿媳,有妖精我也不敢去惹呀。”


  安杰走了,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寂寞的我。生活犹如被抽走了阳光和空气,沉闷至极。早晨醒来,身边空荡荡的,便无一点做早餐的兴致。晚上,不敢看那些恐怖的鬼片,因为没有安杰宽厚安全的怀可钻。安杰的电话总会在深夜十点准时响起,亲昵的稀释着我寂寞的心。但思念如野草般疯长,安杰离开我一个月后,我期期艾艾的说:“安杰,离开我了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。等你回家了,我们结婚好不好,我总有一种担心,担心时间会离间我们。”安杰心疼的说:“好,等我一回家,我们就结婚。”


  我每天反反复复的数着安杰的归期。下班时路过影楼,望着一幅幅照片里的美眷,嘴角总会漾起傻傻的笑,过不了多久,我和安杰也会成为一对画中壁人。


  安杰工作期前半个月,每天例行的电话时常会中断。问他原因,他说工作即将收尾,要做的事情很多。我信了,嘱咐的他多休息。临了,撒娇的说:“安杰,我已经看好 一套水晶之恋婚纱照,很不错,还有很多优惠服务呢。”安杰淡淡“哦”了一声。安杰的淡然让我闪出一丝不安。但很快的我又笑自己神经质。抚着安杰家的祖传戒指,我幸福的对自己说:小如,你快要做美丽新娘了。


  安杰回来的时候情绪闪烁不定,尤其不敢直视我的眼睛。直觉告诉我,安杰有事瞒着我。我咬着唇,克制自己不去揭安杰的心事。只要能和安杰结婚,他的艳遇,我可以隐忍。我带着安杰来到影楼。从试衣间出来,一身白纱的我犹如仙子,安杰看的呆愕了。我笑着挽起他的手臂,我与安杰终于定格成为美丽无双的眷侣。


  我松了口气。安杰继续每天呆在电脑上工作,偶尔会有一些令他神色不自然的电话打来。我视若无睹,继续筹备着我们婚礼用品。


  安杰回家的第十天,家里来了一为不速之客。安杰见了她,脸色刷地白了。我冷冷地望着他们,说:“你们谈吧,我出去一下。”下楼时候,我已经虚脱的无法自制了。


  我坐在小区的花园里,乱乱的回忆那个女孩。细细柔柔,小巧如玉的脸上梨花带雨,是那么的凄怨无助,我的心口奔涌着巨大的痛,只怕,安杰的这次不是艳遇那么简单。


  一个小时后,安杰发疯般抱着她冲出来。近了,我看清楚了那个女孩,手腕上竟有大片的血。天,她居然割腕自杀!我惊讶地捂上自己的嘴。安杰冲上马路,拦了一辆车。


  女孩被抢救了过来,苍白的脸,静静地打着点滴。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安杰的手,弱弱的哀求:“安杰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不负责任?我求你了,不要抛弃我。”安杰吻着他无骨般的小手,眼睛里盛满了爱怜:“好,我不会离开你了。”我退了出去,那一幕,如刀般插在我的心间。


  安杰从里面走了出来,说:“她睡着了。”我再也无法平静,眼睛喷了火,逼视着他。


  安杰垂下头,说了他们的故事。那个女孩叫紫竹,在武汉,他们在同一所大厦上班。电梯里相遇多了,就成了一起喝茶聊天的朋友。他们认识的一个月后,有一个晚上,两人在一起喝了很多的酒,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。


  我流着泪,几乎是吼着问他:“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?要她还是要我?!”安杰望着别处,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~~~”


  安杰最终决定与紫竹结婚,多日的相爱一朝化水,我失控般的揪着安杰的衣领:“为什么不要我,要她?”“小如,你比她坚强,没有我,你还可以活下去,可她不行,她太柔弱了。我放弃她的话,她就会变成一具死尸。”“你是说她可以为你去死吗?我告诉你,我也可以。”我迅速的拉开皮包,从里面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,飞快的向手腕划去。。。


  拿刀的手被安杰及时捏住了。安杰红着眼睛,痛苦的说:“小如,你何必如此呢?她和你不一样的,她跟我的时候是个处女。我一个大男人,总不能如此辜负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。”


  我轰地一下震住了,小刀叮咚掉到地上,回过神来,我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:“你不是说你没有处女情结吗?其实在你的心里,处女还是高贵的更需要怜惜的,而我就活该遭你的抛弃的对不对?”我收起了眼泪,义无返顾冲了出去。为这样的男人自杀,不值得。


  安杰的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的。那天,我跑到酒吧,买醉。往事种种已成过眼云烟,婚纱照自然没有去取,祖传戒指我也还给了他,婚照、祖传戒指都套不住爱情。套住安杰的最终还是紫竹的贞操。喝到醉眼惺忪时,我在酒吧破口大骂,骂男人混蛋、伪君子、骗子。所有的男人都望着我,惊奇的,戏谑的,暧昧的,什么眼神都有。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极像个残花败柳。


  几个月后,我去超市采购食物。转了几圈,竟遇上安杰和他的妻子--紫竹,他们在选购婴妇用品。见了我,安杰脸色讪讪的,毕竟他对我还是有一丝愧疚的。略有发胖的紫竹偎着安杰,一脸幸福的笑:“我怀孕了,宝宝快三个月了。”“哦,祝福你们”虽然恨着,但我还是对他们挤出了一朵微笑。趁安杰去收银台的时候,紫竹告诉我:“安杰是个好丈夫,我怀孕以后,他不许我做一点家务。每天早晨,他都要为我做早餐,还说要保证母婴营养~~~”一阵痛漫了过来,安杰为了她,重复我以前为他做的事。


  与他们分别后,郁闷无处发泄,便狠狠朝前飞了一脚。没想到正踢中一部小车的尾部,报警器发疯般的叫,吓的我是落荒而逃。


  几天后的深夜,电话铃尖锐的响。我抓过来,听见了安杰慌忙的声音:“小如,快过来啊,紫竹流红了,怕是要流产。”我一惊,穿起衣服冲到楼下打车。在路上,我烦乱的想,你不是恨他们吗?为什么听说他们有事,竟也紧张起来了?


  紫竹被我们送到了医院,病房外,安杰烦躁的抽着烟。来来回回的走着怨着:“都怪我,不该让她为我冲咖啡。她怀孕了,怎么能去冲咖啡呢?”看着他对紫竹的心疼,我狠不得冲上去喊:只不过是怀孕而已,连冲个咖啡都不可以吗?但嘴上却安慰他说:“放心吧,有那么好的医生,紫竹不会有事的。”医生出来了,说胎儿保住。


  安杰长长的松了口气。突然,医生皱着眉说:“你们男人总是不懂怜惜妻子,她到底做了多少次人流啊,子宫薄得几乎没有能力保护胎儿。”我们同时呆住了。尤其是安杰,眼神空洞的望着医生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
  我走出了医院。浓浓的夜色,我真想放声大笑,那个紫竹可是第一次为安杰怀孕啊。但心头暗涌,更是晦晦的酸涩。我想起当初与安杰走过的那个时尚小屋,“还你处女身,只要80元。”那个紫竹,精明的只用80元,就毁了我与安杰的过去和未来。


  原来爱情,有时脆弱的只值80元。

  

爱我所爱

风逝尘香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婳琤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6-14 16:19 #56
  
  
   头衔:说声珍重
   等级:头目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威望:28
   文章:6950
   虫币:60
   魅力:8569
   注册:2002-12-21
发贴心情 手机、城市、爱情
“其实你不必怕我打电话而关机,真的。”

打下这一行短消息的时候,我点了一颗烟,狠狠地抽了几口,然后吐出来,静静地看着烟雾飘散,接着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回过头,努力看来时的路,看那些相聚或分离的日子,看那些激情或是陌生的夜晚,希望能找到一个让一切如此结局的理由。可是,需要理由吗?不需要理由吗?需要理由吗?不需要理由吗?需要理由吗?……

“一直以来,总觉得自己欠你的。”

我到底付出过什么?在细心呵护的背后是一颗放纵的灵魂,唯一闪光的是在放纵的背后还是付出着或深或浅的感情。藏起了许多,善意的和自私的。明明是要我做哥哥的女孩,却有着出轨的欲望和诱惑;明明知道自己情感世界已经干涸,却又拖着一份还可以重头再来的灵魂。能够补偿的只有,多一些的纵容吧,让她在多年以后还能记得自己曾是一个被宠爱过的女子。

“想不到你也会这样想,那么我们就算是打平了,也好。”

从开始的激情到最后的平静,一段典型的城市爱情,在时间与现实的轮流冲击下,褪色得来不及痛苦。可悲的是,我们竟然都以为自己拥有着,沉浸在幻景之中满足空虚而脆弱的心灵。我们真正的感情到底在哪里?失落了吗?还找得回吗?……也好,少一些无谓的痛苦。

“生命总有尽头,就象我和你,总有一个会先离去,你是否会感到一丝悲伤?”

因为年轻,咨意挥霍着生命的感觉,得到与失去,奔跑与挽留,在冷冷的城市大厦之间苍白穿梭,而所有无法重回的生命片段,究竟有着怎样的启示和意义啊?在独自面对路的尽头的那一刻,我们到底靠什么弥补心灵创口上的道道裂缝?

“你爱过,你可以无悔;我爱过,我亦无怨。”

敢爱敢恨,敢聚敢分,爱就爱得投入,给就给得完整。热情似火,深沉如海,风雨吹打坚强的胸膛,我知道我会拥有一双更有力的臂膀。

“阳光暖暖的照在脸上,我的心情开朗明畅,只有真正的爱才能执着,只有纯真的爱才是一生的向往。”

爱情必须接受考验,自始自终我都制造着无形的压力。就好比不会轻易结婚的我,却一再轻易的用婚姻试探心的变化,为示艰苦只报收入的零头,明明积蓄可以创造一个温暖的小家却不愿声张。我有自己的标尺,我并不惧怕失去,纵然爱着一样可以离开。经不起考验的诺言不过是风中飘落的黄叶,就让它随风流逝。我会寻找,仍沉在岁月之河河底的那粒金砂,平淡而久长。

“能够认识你,真的很好,愿你幸福。”

投入过,又重体验了那种飞扬的有血有肉的真实,真的很好。

“我爱你,宝贝!你呢?我想你会包容的,好好爱我疼我的……”

这是那一天的深夜,我曾收到的短信息,现在还回去。我尽了力,只是不知是否做得好。

“从这一刻起,你不再是我的女友,谢谢,对不起。”

心已倦,也就没有什么可留恋。一齐渡过的,开心或是烦恼,自然或是刻意,谢谢;今后无法再呵护,对不起。

“珍重。”

发完最后一条信息,我抬起头,阳光穿过叶间射入眼眸,刺得我眼睛一阵酸楚。我低下头,又点上一根烟,围着水池走了一个圈,象划了一个句号,然后竖起衣领,走上城市的街道。

这痤走了二十多年的城市,还是很陌生。

爱我所爱

风逝尘香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婳琤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7-26 13:16 #57
  
  
   头衔:说声珍重
   等级:头目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威望:28
   文章:6950
   虫币:60
   魅力:8569
   注册:2002-12-21
发贴心情 ※ 两个人·阳光 ※
她是一个美丽而有才华的女子,决定嫁给他时许多人反对。不是没有比他优秀的,不是没有比他有钱的,也不是没有比他帅的,可是她仍然固执地坚持自己的选择。只因她觉得他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适合结婚的男人,那时她的爱情已经千帆过尽,再也没有力气挑来挑去,而他看起来是个稳重又不花心的男人,最重要的是他从不问她的过去,他知道她是一个有着伤口的女人,所以他只跟她说爱情,说她对他有多重要。

   她嫁给他那天是冬天最冷的时候,刚刚下过第一场雪,鞭炮碎碎的红散落在地上,像是盛开的玫瑰落下的花瓣,美丽但是孤独。她坚持要穿婚纱,他劝她,说她身体不好爱感冒,还是穿件温暖的衣服吧。她还是选择了婚纱,既然要嫁,就一定要美丽而不留遗憾。

   最初的婚姻是快乐的,她知道婚姻会从浪漫过渡到平淡,尽管她已做好了心理准备,可是快乐也只维持了短短的三个月就结束了,她仍忍不住失望。当时嫁给他时她所想到的都是爱情和物质两方面有关的结婚条件,她忽略了他是一个生活能力非常差的男人。由于他是家里的老小,他什么家务都不会做,更懒得学。

   婚后她辞职在家写作,写作是件枯燥而累心的事,他不理解她的工作,总认为她在家里就该尽太太做家务的义务,可是这偏偏是她最厌倦的,她每天只能花很少的时间写作,而把更多是时间用在拖地板,洗衣服上。有时她会在他下班前叮咛他买些牛奶或水果回来,可是他没有一次记得的,她每天看着他开车回家,车的后备箱总是空空的,永远没有她想要的东西。她说:你就不能为我做些什么吗?哪怕是像泡杯我爱喝的茶这么简单的事情。可是她说他就给她泡杯茶,等她欣喜来喝,她不说他就不坚持泡。她难过地想,如果爱是靠这样一点点要来的,不如不要。

   有一天她因为有事外出,晚上回来时,下起了雨,她想起晾在窗外的衣服,但想着他是在家的就放下了心,可是回到家一看,他居然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客厅悠闲地看着电视,茶几上是他随手丢掉的吃空的零食袋,窗外那些衣服重新丢进洗衣机时,她的泪一颗颗地掉了下来,在洗衣机卷起的水流中消失。。。。。他站在她的身后,手足无措的样子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她觉得他们的爱情就像是隔夜茶,放得太久,已有了馊的味道,她沉默着不说,她已经没有了和他争吵的力气。

   结婚时给客厅买的绿色植物虽然她一直浇水,叶子还是黄了,耷拉下来,植物是要见阳光的,她记得曾经让他给它晒晒太阳的,可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,只移了几步便移不动了,当她意识到她根本无法挽回这个绿色的生命时,她跌坐在木地板上,绝望地哭泣。她知道她的婚姻和这盆快要四去的植物是一样的结局。植物是需要水分、养分和阳光的,婚姻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!

   在他回来之前她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,在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了她的离婚协议,她说这样没有阳光的婚姻她不想要了,其实婚姻光有那些外在的物质条件是不够的,爱情落到到婚姻首先是要学会生活,生活是个万花筒,有许多要学要做的事情,只有一方努力是不够的。就像是绳子打结,要两个人一起用力才行。婚姻的大观园再大,如果没有园丁的维护,最终还是被荒芜掉的。

爱我所爱

风逝尘香
IP: *.*.*.*
  我爱小虫,就象爱空气一样!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婳琤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7-26 13:25 #58
  
  
   头衔:说声珍重
   等级:头目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威望:28
   文章:6950
   虫币:60
   魅力:8569
   注册:2002-12-21
发贴心情 一生叹息~~
感人的文章,值得已婚的,未婚的都看一看。有误会要尽快清除,免得以后后悔,给你所爱的人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  一个个无情的误解,纷乱了幸福的脚步。当命运的死结终于用代价打开,一切都为时已晚

  接婆婆来家安度晚年,结果却背离我们的初衷

  结婚二年后,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从乡下接来安度晚年。先生很小时父亲就过世了,他是婆婆唯一的寄托,婆婆一个人扶养他长大,供他读完大学。“含辛茹苦”这四个字用在婆婆的身上,绝对不为过!

  我连连说好,马上给婆婆收拾出一间南向带阳台的房间,可以晒太阳,养花草什么的。

  先生站在阳光充足的房间,一句话没说,却突然举起我在房间里转圈,在我张牙舞爪地求饶时,先生说:“接咱妈去。”

  先生身材高大,我喜欢贴着他的胸口,感觉娇小的身体随时可被他抓起来塞进口袋。

  当我和先生发生争执而又不肯屈服时,先生就把我举起来,在脑袋上方摇摇晃晃,一直到我吓得求饶。这种惊恐的快乐让我迷恋。

  婆婆在乡下的习惯一时改不掉。我习惯买束鲜花摆在客厅里,婆婆后来实在忍不住了:“你们娃娃不知道过日子,买花干什么?又不能当饭吃!”

  我笑着说:“妈,家里有鲜花盛开,人的心情会好。”

  婆婆低着头嘟哝,先生就笑:“妈,这是城里人的习惯,慢慢的,你就习惯了。”

  婆婆不再说什么,但每次见我买了鲜花回来,依旧忍不住问花了多少钱,我说了,她就“啧啧”咂嘴。有时,见我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,她就问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,我——如实回答,她的嘴就咂的更响了。先生拧着我的鼻子说:“小傻瓜,你别告诉她真实价钱不就行了吗?”

  快乐的生活渐渐有了不和谐音。

  婆婆最看不惯我先生起来做早餐。在她看来,大男人给老婆烧饭,哪有这个道理?

  早餐桌上,婆婆的脸经常阴着,我装做看不见。婆婆便把筷子弄得丁当乱响,这是她无声的抗议。我在少年宫做舞蹈老师,跳来跳去已够累的了,早晨暖洋洋的被窝,我不想扔掉这惟一的享受,于是,我对婆婆的抗议装聋作哑。

  婆婆偶乐帮我做一些家务,她一做我就更忙了。比如,她把垃圾袋通通收集起来,说等攒够了卖废塑料,搞得家里到处都是废塑料袋;她不舍得用洗洁精洗碗,为了不伤她的自尊,我只好偷偷再洗一遍。

  一次,我晚上偷偷洗碗被婆婆看见了,她“啪”的一声摔上门,趴在自己的房间里放声大哭。先生左右为难,事后,先生一晚上没跟我说话,我撒娇,耍赖,他也不理我。

  我火了,问他:“我究竟哪里做错了?”

  先生瞪着我说:“你就不能迁就一下,碗再不干净也吃不死人吧?”

  后来,好长一段时间,婆婆不跟我说话,家里的气氛开始逐渐尴尬。那段日子,先生活得很累,不知道要先逗谁开心好。

  婆婆为了不让儿子做早餐,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烧早饭的“重任”。

  婆婆看着先生吃得快乐,再看看我,用眼神谴责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。为了逃避尴尬,我只好在上班的路上买包奶打发自己。

  睡觉时,先生有点生气地问我:“芦荻,是不是嫌弃我妈做饭不干净才不在家吃?”翻了一个身,他扔给我冷冷的脊背,任凭我委屈的流泪。最后,先生叹气:“芦荻,就当是为了我,你在家吃早餐行不行?”

  我只好回到尴尬的早餐桌上。

  那天早晨,我喝着婆婆烧的稀饭,忽然一阵反胃,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抢着向外奔跑,我拼命地压制着不让它们往上涌,但还是没压住,我扔下碗,冲进卫生间,吐得稀里哗啦。

  当我喘息着平定下来时,见婆婆夹杂着家乡话的抱怨和哭声,先生站在卫生间门口愤怒地望着我,我干张着嘴巴说不出话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我和先生开始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,婆婆先是瞪着眼看我们,然后起身,蹒跚着出门去了。先生恨恨地瞅了我一眼,下楼追婆婆去了。

  意外迎来新生命,却突然葬送了婆婆的性命

  整整三天,先生没有回家,连电话都没有。我正气着,想想自从婆婆来后,我够委屈自己了,还要我怎么样?

  莫明其妙的,我总想呕吐,吃什么都没有胃口,加上乱七八糟的家事,心情差到了极点。后来,还是同事说:“芦荻,你脸色很差,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 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我怀孕了。我明白了那天早晨我为什么突然呕吐,幸福中夹着一丝幽怨:先生和作为过来人的婆婆 ,他们怎么就丝毫没有想到这呢?

  在医院门口,我看见了先生。仅仅三天没见,他憔悴了许多。我本想转身就走,但他的模样让我心疼,没忍住,我喊了他。

  先生循着声音看见了我,却好像不认识了,眼神里有一丝藏不住院的厌恶,它们冰冷地刺伤了我。

  我跟自己说不要看他不要看他,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。那时,我多想向先生大喊一声:“亲爱的,我要给你生宝贝了!”然后被他举起来,幸福地旋转。

  我希望的没有发生。在出租车里,我的眼泪才迟迟地落下来。

  为什么一场争吵就让爱情糟糕到这样的程度?回家后,我躺在床上想先生,想他满眼的厌恶。我握着被子的一角哭了。

  夜里,家里有翻抽屉的声音。打开灯,我看见先生泪流满面的脸。他正在拿钱。我冷冷地看着他,一声不响。他对我视若不见,拿着存折和钱匆匆离开。

  或许先生是打算乇底离开我了。真是理智的男人,情与钱分得如此清楚。我冷笑了几下,眼泪“哗啦哗啦”的流下来。

  第二天,我没去上班。想彻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,找先生好好谈一次。

  找到先生的公司,秘书有点奇怪地看着我说:“陈总的母亲出了车祸,正在医院里呢。”我瞠目结舌。

  飞奔到医院,找到先生时,婆婆已经去了。

  先生一直不看我,一脸僵硬。我望着婆婆干瘦苍白的脸,眼泪止不住:天哪!怎么会是这样?

  直到安葬了婆婆,先生也没跟我说一句话,甚至看我一眼都带着深深的厌恶。

  关于车祸,我还是从别人嘴里了解到大概,婆婆出门后迷迷糊糊地向车站走,她想回老家,先生越追她走得越快,穿过马路时,一辆公交车迎面撞过来……

 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的厌恶,如果那天早晨我没有呕吐,如果我们没有争吵,如果……在他的心里,我是间接杀死他母亲的罪人。

  先生默不作声搬进了婆婆的房间,每晚回来都满声酒气。而我一直被愧疚和可怜的自尊压得喘不过气来,想跟他解释,想跟他说我们快有孩子了,但看着他冰冷的眼神,又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。我宁愿先生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,虽然这一切事故都不是我的故意。

  日子一天一天地窒息着重复下去,先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。我们僵持着,比陌路人还要尴尬。我是系在他心上的死结。

  一次,我路过一家西餐厅,穿过透明的落地窗,我看见先生和一个年轻女孩面对面坐着,他轻轻地为女孩拢了拢头发,我就明白了一切。

  先是呆,然后我进了西餐厅,站在先生面前,死死盯着他看,眼里没有一滴泪。我什么也不想说,也无话可说。

  女孩看看我,看看我先生,站起来想走,我先生伸手按住她,然后,同样死死地,绝不示弱地看着我。

  我只能听见自己缓慢的心跳,一下一下跳动在濒临死亡般的苍白边缘。

  输了的是我,如果再站下去,我会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倒下。

  那一夜,先生没回家,他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明白:随着婆婆的去世,我们的爱情也死了。

  先生再也没有回来。有时,我下班回来,看见衣橱被动过了——先生回来拿一点自己的东西。

  我不想给他打电话,原先还有试图向他解释一番的念头,一切都彻底失去了。

  我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去医院体检,每每看见有男人小心地扶着妻子去做体检,我的心便碎提不像样子。同事隐约劝我打掉算了,我竖决说不,我发疯了一样要生下这个孩子,也算对婆婆的死的补偿吧。

  我下班回来,先生坐在客厅里,满屋子烟雾弥漫,茶几上摆着一张纸。没必要看,我知道上面是什么内容。先生不在家的二个多月,我逐渐学会了平静。我看着他,摘下帽子,说:“你等一下,我签字。”

  先生看着我,眼神复杂,和我一样。

  我一边解大衣扣子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:“不哭不哭……”

  眼睛很疼,但我不让它们流出眼泪。

  挂好大衣,先生的眼睛死死盯在我已隆起的肚子上。我笑笑,走过去,拖过那张纸,看也不看,签上自己的名字,推给他。

  “芦荻,你怀孕了?”

  自从婆婆出事后,这是先生第一次跟我说话。我再也管不住眼睛,眼泪“哗啦”地流下来。我说:“是啊,不过没事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先生没走,黑暗里,我们对望着。先生慢慢趴在我身上,眼泪渗透了被子。而在我心里,很多东西已经很远了,远到即使我奔跑都拿不到了。

  不记得先生跟我说过多少遍“对不起”了,我也曾经以为自己会原谅,却不能,在西餐厅先生当着那个女孩的面,他看我的冰冷的眼神,这辈子,我忘记不了。

  我们在彼此心上划下了深深的伤痕。我的,是无意的;他的,是刻意的。

  期待冰释前嫌,但过去的已无法重来!

  除了想起肚子里的孩子时心里是暖的,而对先生,我心冷如霜,不吃他买的任何东西,不要他的任何礼物,不跟他说话。从在那张纸上签字起,婚姻以及爱情统统在我的心里消亡。

  有时先生试图回卧室,他来,我就去客厅,先生只好睡回婆婆的房间。

  夜里,从先生的房间有时会传来轻微的呻吟,我一声不响。这是他习惯玩的伎俩,以前只要我不理他了,他就装病,我就会乖乖投降,关心他怎么了,他就一把抓住我哈哈大笑。他忘记了,那时,我会心疼是因为有爱情,现在,我们还有什么?

  先生用呻吟断断续续待续到孩子出生。他几乎每天都在给孩子买东西,婴儿用品,儿童用品,以及孩子喜欢的书,一包包的,快把他的房间堆满了。我知道他是用这样的方式感动我,而我已经不为所动。他只好关在房间里,用电脑“噼哩啪啦”敲字,或许他正网恋,但对我已经是无所谓的事了。

  转年春未的一个深夜,剧烈的腹痛让我大喊一声,先生一个箭步冲进来,好像他根本就没脱衣服睡觉,为的就是等这个时刻的到来。

  先生背起我就往楼下跑,拦车,一路上紧紧地攥着我的手,不停地给我擦掉额上的汗。到了医院,背起我就往产科跑。趴在他干瘦而温暖的背上,一个念头忽然闯进习里:这一生,谁还会像他这样疼爱我?

  先生扶着产房的门,看着我进去,眼神暖融融的我忍着阵痛对他笑了一下。

  从产房出来,先生望着我和儿子,眼睛湿湿地笑啊笑啊的。我摸了一下他的手。先生望着我,微笑,然后,缓慢而疲惫地软塌塌倒下去。我痛喊他的名字……先生笑着,没睁开疲惫的眼睛……

  我以为再也不会为先生流一滴泪,事实却是,从没有过如此剧烈的疼撕扯着我的身体。

  医生说,我先生的肝癌发现时已是晚期,他能坚持这么久是绝对的奇迹。我问医生什么时候发现的?医生说五个月前,然后安慰我:“准备后事吧。”

  我不顾护士的阻拦,回家,冲进先生的房间打开电脑,心一下子被疼窒息了。先生的肝癌在五个月前就已发现,他的呻吟是真的,我居然还以为……

  电脑上的20万字,是先生写给儿子的留言:

  孩子,为了你,我一直在坚持,等看你一眼再倒下,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……我知道,你的一生会有很多快乐或者遇到挫折,如果我能够陪你经历这个成长历程,该是多么快乐,但爸爸没有这个机会了。爸爸在电脑上,把你一生可能遇到的问题一一地写下来,等你遇到这些问题时,可以参考爸爸的意见……

  ……孩子,写完这20多万字,我感觉像陪你经历了整个成长过程。真的,爸爸很快乐。好好爱你的妈妈,她很辛苦,是最爱你的人,也是我最爱的人……

  从儿子去幼儿园到读小学,读中学,大学,到工作以及爱情遥方方面面,事无巨细都写到了。

  先生也给我写了信:

  亲爱的,娶了你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福,原谅我对你的伤害,原谅我隐瞒了病情,因为我想让你有个好的心情等待孩子的出生……亲爱的,如果你哭了,说明你已经原谅我了,我就笑了,谢谢你一直爱我……这些礼物,我担心没有机会亲自送给孩子了,麻烦你每年替我送他几份礼物,包装盒子上都写着送礼物的日期……

  回到医院,先生依旧在昏迷中。我把儿子抱过来,放在他身边,我说:“你睁开眼笑一下,我要让儿子记住他在你怀抱里的温暖……”

  先生艰难地睁开眼,微微地笑了一下。儿子偎依在他怀里,舞动粉色的小手。我“喀嚓喀嚓”按快门,泪水在脸上恣意地流……

爱我所爱

风逝尘香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爱的尽头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8-02 23:17 #59
  
  
   等级:3级小虫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威望:3
   文章:127
   虫币:-32
   魅力:160
   注册:2002-12-14
发贴心情
爱情是充满希望充满幻想的
可是现实就是打击它的利器
爱情再完美也没有现实真实
它经不起风吹雨打
我不相信那种唯美的爱
我只相信现实那才是真实的

看够了、玩够了、歇够了、呆够了、也睡够了,你说我还有什么没够?有呀!就是朋友没交够。
IP: *.*.*.*
  我爱小虫,就象爱空气一样!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   虫子MM离线把吸血姬美夕加入好友
  发表时间:2004-08-05 20:19 #60
  
  
   等级:1级小虫
   门派:无门无派
   文章:1
   虫币:130
   魅力:2
   注册:2004-08-05
发贴心情
这样的故事看多了。

但生活中……

这样的故事没看到过。


现实终究是现实…

过于美好的东西称之为 '梦'

碎裂是梦的本质.

-在虛幻浮華的生活中
-總想營造一種自我的美麗
-讓自己沉醉其中
-然而
-陷得太深以後才發現
-那並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
IP: *.*.*.*
   编辑  操作  引用
164个回复,共17页 首页12345678910下10页尾页